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伊人秋水

秋枫正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什么 呼唤 沉在了 风里 没有人 闻 花香 早已入土 踏尘的人 不会想起 远去的 漂流 我 走了 就像风 走了 仍在流 我的 心是风 你的心 不是 风... 风.风.... 风风风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越战纪实:艰难的穿插  

2014-09-11 17:58:43|  分类: 九月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九日凌晨,我们营穿插到了越南纵深10多公里的一个山上。一个沉闷的声音一直在山谷中回响,我们也不知道是何处,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,我们小心翼翼的艰难爬到山顶,隐蔽在小树林里,等到天亮我们班开始向发出声响的地方搜索。

走近一看,才发现原来是一架古老的水车,水车提水的大转轮有七八米高,上面长满了青苔。转轮在小河水的推动下旋转,发出“嗡···吱···”连续不断的声音,转轮的旁边有一间半草房,转轮带动草房内的两个木质捣米锤在米臼中上下不停的工作。转轮外圈部分斜装着很多竹筒,可以把河水带到顶端的水槽内,但是水槽已断掉了。我们对周围仔细的搜索了一遍,看周围没有什么情况就顺着山路往山上走,回去向连里报告了情况,这一天就在山上隐蔽休息了。这是十七日早晨进入越南以来最轻松的一天,不时听到各处的枪声、炮声在响,还是没一点睡意,在心里提醒着自己这里是战场,不能大意,随时做好战斗准备。

下午,我和段兵贤下山打水正好碰上了我们团通讯连的葛茂河。他和我是一年来参军的,我们是老乡,父母是一个单位的。他身上除了常规必须的军用装备,还背着两卷黑色电话线,艰难的向山上爬。在国外看到老乡倍感亲切,我非常高兴的问长问短,还问起了我们团其它各连一起来参军的五十多个老乡伤亡情况。他告诉我还没有听说有伤亡,我心里欣慰了很多,随后还是依依不舍的分手了。

晚上,天黑下来了,我们营艰难的穿插又出发了。

第二天,二月二十日清晨,天还没大亮。突然,在前面四五百米的地方发现有零星火光闪动,我们向连里报告后,连里让大部队分散隐蔽,我们尖刀班注意观察。原来是一股敌军就在我们穿插的必经路上搭起了一个简易草棚,草棚外炊烟升起,从望远镜看去有两个越南女兵在做饭,草棚内只能看到一个人影。连里决定我们排轻装前进,准备战斗,三人一组形成包围之势,从山下开始向山顶合围。这座山密集的长满了两米多高的蒿草,有很多经常有人走过形成的草洞,就像地道一样互相连通着。我们艰难地从各个草洞向山上收缩包围圈,快到山顶时,正面小路上埋伏的一个班开始进攻,我们排攻到山顶时,因敌军熟悉地形,枪声一响便不知去向。地上有点点血迹,我们顺着血迹向四周进行搜索也没有发现敌军的踪迹。一个半导体收音机中弹还在“吱吱”乱响,草棚内敌军的军鞋、军装、军械也没有来得及穿戴。还有一锅快熟的米饭在火上煮着,冒着热气泡,旁边有三十几个兰花小瓷碗和两箱六零炮弹和四零火箭弹。可能是敌军想在此构筑防御攻势,防御我们穿插部队,敌军做梦也没想到我们来的这么快。

【原创】越战纪实:艰难的穿插 - 愚人王子 - 王子的博客       从敌军军装上的军衔看还是一个团长那,敌军团长的领章成了我们班管鸿明的纪念品,我看着那兰花小瓷碗挺好看,就拿了一个留作纪念。打扫完战场,我们整理好各自的装备,略作了休整。拂晓,我们又出发了。
       我们穿插部队主要是夜行军,这天晚上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又走了一夜。我们经常遇到小股敌军的袭扰,一夜就有四五次,听到动静的敌军一排排枪弹盲目的向我们射击,一颗颗手榴弹在我们不远处爆炸,子弹在我们头顶上飞过。我们穿插部队听到枪声就原地迅速卧倒,枪声停了就继续前进,不能恋战。就像一条长龙一样缠绕在崎岖的山间小路上。我们翻过一座座山头,一个紧跟着一个艰难的行进着,穿过两米多高的蒿草;踏过湿滑的芭蕉林;穿过茂密的热带丛林;走过寂静的小山村。而竹林就更不好走了,在湿滑的地面上竹根暴露在外,盘根错节,走在漆黑的山路上不是滑倒就是被绊倒,最容易发出响声了。不时有敌军像竹林里扫射,子弹打在竹子上“啪啪”作响。当我们走过小河时都会不由自主把水壶灌满水。从二月十七日靠茅山下十六号界碑出境作战开始,为了减轻负重武器弹药是不能丢的,只能把干粮丢掉了。这几天我们只能靠水和路边的野芭蕉、南瓜、木瓜、甘蔗来充饥。走过甘蔗地时,长长的队伍自然就会拐进地里每人砍一两根。如果有战友有几包没有丢掉的压缩干粮也会拿出来分给大家。

白天我们隐蔽在丛林里、蒿草中,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,趴在潮湿的地上,略有休息,也没有睡意,这时候总感觉饥肠辘辘的,如果偶尔得到一个南瓜也会像切西瓜一样,把生南瓜每人分一小块吃,当时的感觉比西瓜还甘甜。夜里行军眼睛经过几天的锻炼也适应了,如果眼睛实在支持不住,这时候也是最好的休息时间,就和前后两位战友打个招呼,前面的战友看着路跟上队伍,后面的战友看着不要掉队走错路,自己用耳朵听着前面战友的脚步声闭一会儿眼睛,边走边睡。前面的队伍略有停留,就会碰在前面战友背的工兵镐、锹或装备上。头碰个大包就会精神起来,睡意也就没有了。

越南军队主要是小股部队袭击我们穿插部队,敌军也不敢和我们正面交战,用小股部队四处出击,依仗地形熟悉袭扰我们,使我们的行进速度放慢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。我们穿插部队走在前面的主要危险是敌军的埋伏阻击或踩中地雷,走在中间的穿插部队是敌军小股部队的主要袭击目标,敌军打一阵就撤不求战果,主要是把我们的行进队伍给打散,让部队前后连接不上。走在后面的部队较为安全,如果是掉队或孤立的几个人也是敌军的袭击对象。即使这样也阻挠不了我们穿插部队完成任务的决心,我们还是克服各种艰难险阻,勇往直前的穿插行进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