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伊人秋水

秋枫正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什么 呼唤 沉在了 风里 没有人 闻 花香 早已入土 踏尘的人 不会想起 远去的 漂流 我 走了 就像风 走了 仍在流 我的 心是风 你的心 不是 风... 风.风.... 风风风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教师一发言,社会就发笑  

2014-09-09 08:35:37|  分类: 饮心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我20岁就当教师。岂止,我就出生在双料教师家庭,父母都是教师,后来害了“家瘴”罢,自己又当了教师。甚至娶的老婆也是教师。当时当教师的不满意,基本是因为待遇低。我父母年轻时不仅待遇低,政治上还是“臭老九”,到我当教师的时候,说是尊重教育了,但收入却仍然低。所以教师们总是牢骚满腹。但现在,我却是牢骚都没有了。不是厌倦了发牢骚,而是觉得自己真没资格发牢骚。能发牢骚,说明他相信自己有价值,所以你对我不公平。现在我怀疑了,教师有什么价值?

 所以害怕被当做教师了。教师节要来了,学生说要请我吃饭,我很惶惑,连忙`说,还是我请你们吃饭吧!但学生坚持要他们请。就更惶惑了。

每年毕业季,都有毕业年级要我题词。这时候也很惶惑。好在无能者,老实还是做得到的,所以前两年,我题的是“珍惜生活,远离文学。”拿到毕业册,在那么多勉励的言语中,显得怪诞,极不协调。文学教师竟然告诫文学专业的学生远离文学?但这是我真的想对学生说的。曾经,我被邀请去某中学讲座,听的大多是文学少年,他们一定是来听鼓励写作的,但我却大谈文学对人生有害。到提问环节,有学生不死心,仍问:那么该如何做到既写作又不危害人生呢?我答:写到《读者》杂志为止。学生们笑,但这是真话。既能够舞文弄墨,又能够“诗意地栖居”,全是好事了。但那不是文学写作。文学写作是对生活的逼视,逼别人,也会把自己逼得无路可走的。有句话叫做给别人出路,也给自己出路,文学是既不给别人出路,也不给自己出路。

 今年,我却连“远离文学”都讲不出来了。小说被这里那里踢来踢去,都说现在小说卖不动,除非类型文学。但即使我写类型文学也是不行的,撇开能力原因,你的精神本身就是问题。明白地说,从妓就是从妓,不能从妓而又讲精神独立,那是杜十娘,只能在文学作品中有。然后,一次,有文学专业的研究生让我推荐当代中国小说,她承认自己不甚了了,去百度了一下“小说”,搜索出结果,一页,两页,怀疑似乎不是小说。我有点吃惊,平时从来没有搜“小说”这关键词的,一搜,果然如此。我记得网络刚兴起时,网络上称为小说的东西不是这样的,不仅有巴尔扎克、卡夫卡、小仲马的,还有中国的鲁迅、巴金的,也有很近的王蒙、张承志、史铁生、苏童、余华的,很多小说家的作品都被编成集,包括刚出现的朱文、西飏,后来我有影响了,我的小说也被编成集。这虽然在版权上有问题,但也表明了读者的阅读取向,至少明白什么是小说。当然我也不能说现在的小说不是小说,郭敬明的小说为何就不是小说?我还相信郭敬明在将来文学史上的地位类似于鲁迅,要用一个章节来谈呢!只能说,此小说与彼小说不一样了,此文学与彼文学不一样了。

 文学不一样了,文学更纯粹成了害了。但远离了文学,就能过上好生活吗?似乎仍未必。所以今年照例有学生请我题词时,我出口就是:“教师一发言,社会就发笑。”这话显然脱胎于“人们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”,说原话的人多少有点睿智与自得,而我说这话,只有无奈与悲凉。向我要题词的学生我还有印象,长得很小的一个学生。虽然这年级是90后的,但她看上去比其他同学小多了。有一次我还开玩笑问她几岁了。面对这样一个学生,我怎敢造孽?必须说真话。学生以为我只是发些感慨,就询问:老师,真的要把这感言交上去?还是再写一个?我说,交上去。

 我觉得,上帝创造出教师这样一拨人,实在不是出于善意。现实既然黑暗,就是把教师投饲狼窝。别人可以口是心非,但教师是靠口安身立命的。老实说,学生问的许多问题,我都很难回答。但因为你是教师,似乎天然必须回答。这是把教师逼到绝境,不,是丢人现眼的境地。现在想来,教师教育学生,基本都是错的。我当学生时所被教育的知识和理念固然是错的,现在我当教师,教育学生的也每每谬误。比如学生急着挣钱而荒废学业,教师就会教训他们:钱以后可以慢慢挣的,现在先把学习学好。于是严格要求,把学生挣钱的时间给占用了。实际上,钱是要赶快挣的,能挣先挣,过了这村就没这站,初一十五不一样。一如出名要趁早,挣钱也得趁早。无数的历史经验教训证明了这一点,教师们自身的经验难道不是这样?再比如研究生,论文开题时,学生们战战兢兢准备,老师们精挑细剔,就像精心把捏着一个艺术品。但学生们毕业,几乎百分百不再使用专业知识乃至技能,至多只留下一个悲壮的记忆:老子曾经学术过!

 但这壮烈也是不可能的,你能跟职场同事说你曾经完成一部好论文吗?你能跟配偶说你曾经努力学习吗?就连跟儿女话当年,孩子都不在乎。如果你是批评他们,他们就还会说你在炮制记忆。其实,如果你到头来有能耐,能够让妻子“拼夫”,孩子“拼爹”,当年是瘌痢头也痊愈了,你想怎么编就怎么编;但你如果没混个样子,你不过就是穿长衫站着喝酒的孔乙己,或是唱“手拿钢鞭将你打”的阿Q,连英雄也当不得。世界上最大的悲哀不是牺牲,是牺牲而不能,只能可鄙可笑地活着,成了现世宝。这个时代是不给人悲壮的机会的,悲剧无处演出,只能演喜剧,被人“撕破了看”。

 我的家族职业还有行医的,祖父是医生,伯父是医生,叔父是医生,兄弟里也有医生。当医生的活得越来越明白了,当教师的却往往没有活明白。研究身体的成了明白人,研究灵魂的成了糊涂人。教师当到老很可怕,觉得全世界都是他的学生。其实全世界都比他明白。自己都活得不明不白,教训别人什么呢?自己都混得颠沛流离,还去当别人导师,这种人实在是最大的骗子。而如果是针对未更世事或者未完全更事的学生,就简直如同奸污未成年女孩一样,罪大恶极了。

 我知道跟未成年发生关系就是强奸,我也不敢随便给学生建言,就像我大学时一个同学写的一句情诗:“在你冰清玉洁的世界里,我不敢下水。”也许对方并不冰清玉洁,但我不能下水,这不是她的洁,而是我的洁。

 如此,当个教师,对我简直如履薄冰了。曾经,一个学生来找我,该学生正在是否应该入党的问题上纠结。我坚定地回答:入!

 我这么回答,自己都惊讶。实际上,我并没有想好。我接着又说:入党了,如果有权力,你可以做好事;如果没权力,可以保护自己。

 也许,让孩子拥有资本,才可能生成希望。这算是黑暗的理想主义吧?我说过,我是理想主义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